~~悄悄地重新出发~~


        welcome to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就算天空再深 看不出裂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眉头仍聚满密云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就算一屋暗灯 照不穿我身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仍可反映你心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让这口烟跳升 我身躯下沉

曾多么想多么想贴近

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没缘分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我都捉不紧





[追龙][豪洛]迷梦
某猴 发表于 2017-10-11 5:50:00


前注:
1、篷蓬车,该遮的都遮了,遵纪守法。
2、有些细节变动,只为顺利上路。
3、死文艺腔,好久没写手残了,慎入。
4、对不起了啊首页的某些好基友们,这回又跟你们逆啦~


===========以下正文===========


“我知道,你救我一命,害你一生嘛——我还给你啊!”雷洛眼看着跛豪架起那条跛腿搁在茶几上,脸色一沉,从腰间拔出 抢扔在跛豪身上。
跛豪条件反射地接住枪,挑眼看向雷洛,半晌,起身把枪扔在茶几上,自己则拐了两步,背过身去走到窗边。
天色已晚,窗帘拉得很死,站在这个位置其实什么都看不见。空气就在这个时候凝结起来……不,其实更早,在雷洛踏进这间书房向他开口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凝固了。
雷洛也一直没再说话,但也不是绝对地安静。在不知道几分钟的死寂之后,跛豪听见那边传来悉悉索索衣物摩擦的声音。
他想不出他在做什么。就像这么多年,他们一黑一白看似配合无间,但其实他从来弄不懂雷洛,雷洛也并不真正懂他。
跛豪的情绪在这时似乎郁结了一阵,但紧接着就被突然靠近的人的气息打断。他敏捷地转过身,却发现是雷洛向他贴了过来。他本来还下意识地警惕,但见雷洛不知什么时候脱掉了西装,马甲也解了一半,衬衫的领口被硬扯开似的散乱着,裸露的锁骨跟他的眼睛一样晃他的眼;心里那种郁结的的情绪突然就远了些,周身的警惕感也荡然无存,开口的时候甚至有点玩笑的意味。
“你干什么?我不好这口。”
“我也不好这口。”
雷洛的声音却很正经,眼睛笔直地盯着他,良久之后才接上第二句:“但我没有别的了。”
他说完第二句之后停顿了好一阵,眼神也避开了一会儿,最后才又转回来,重新盯住跛豪的眼睛:“这些年来,只要是我有的,都有你一半,但我知道这些并不足以还你的救命之恩……而我的命你又不要——我真的没有别的什么可以给你了。”
他的眼睛很亮,亮得令跛豪觉得有些扎人,并且一直扎进心里,让之前那些稍稍远离了一些的郁结又重新回转,顺着那个被扎出来的小洞挤进去,顶得人窒息。
“阿洛……”跛豪觉得他必须说点什么,再吸进一些新鲜空气,却一开口就被雷洛堵了回去——他那么亮的眼睛靠过来,唇贴着他的唇,彼此相接的地方全然没有气息,却有什么东西一下刺穿了跛豪心里那个挤满了郁结的小洞。
这并不能算是一个吻,只不过是个短暂休止符,把跛豪想要散出来的郁结堵回身体里任它继续膨大。雷洛的嘴唇甚至都不是暖的,跟他近在咫尺的瘦削身躯一样没有温度。
但他紧接着继续说出来的话却很烫人,像他低下来抵住跛豪肩线的额头一样烫:“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一直很想忘记那一天……那一天你揽住我,替我挡刀,带我躲那些子弹,用你的身体护着我逃……但我,我舍不得。所以……这么多年,你在我身边插的每一根钉子我都知道,不过我不在乎,因为我欠你的。”
“但是今天我真的很生气!”雷洛之前说话的声音很一直含糊,但含糊到一个极点之后又忽然清晰起来,像他重新抬起来的面对跛豪的脸一样清晰而冷硬,“我们做个了结吧。就今天,在这里。你——拿走我欠你的,或者我干掉你,一了百了。”
跛豪的心里翻江倒海,那股郁结的气息已经随着雷洛的话充斥全身,似乎随时都会爆裂开来。
门外在这时传来阿晴的声音,很明显是担心他跟雷洛起冲突,因此假称孩子们要他去陪睡。
雷洛身体在这时僵了一下,似乎是刚从什么情绪里回过神来,长出了一口气,低下头勾起一个自嘲地笑,抬手在跛豪手臂上开解似的拍了拍,就要转身。
跛豪却一把扣住他,扬声对着外面喊了一声:“你先去陪他们睡。”而后低头看向一瞬间有点发懵的雷洛,把声音咬在牙齿里,送到雷洛嘴边:“我跟洛哥……有点事要了结。”


这大概也不能算是个吻,而是近似泄愤的撕咬,目的是将心中的郁结宣泄出去,并从对方身上找补一些,去填心里那个被他扎出来的窟窿。
这下换成雷洛被窒息感包围,唇舌终于解放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憋得湿润且通红。
“你不是不好这口?”雷洛喘着粗气,腰腹和胸膛与跛豪紧贴着,周身蒸腾起一股热量。
“我是不好这口,但我还不想死,也不想你一直欠着我还不清,到下辈子还要来找你要债。”跛豪声音暗哑,眼睛也因为光源的角度而显得阴鸷。他的手已经在刚才的交锋中掌住了雷洛的腰——瘦,而且硬,但好在有了温度。
雷洛不再说话,只垂下眼,在嘴边勾起一个浅笑,同时向后稍稍让出一点距离,让自己的手可以伸进跛豪的马甲去摸他的皮带。
跛豪在他的触碰之下微微一颤,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那条跛腿。
雷洛关心地看了一眼:“你的腿行吗?”
跛豪突然也笑了,接着揽住雷洛一起转身,隔着窗帘把他按在窗上:"你可以试试。“
语言再一次被吞噬,二人的纠缠却不再停留在唇舌之间。他们并不需要坦诚相见,心也好,身体也罢,半遮半掩才能保得自己周全,才能最后全身而退。
但跛豪却流连雷洛的腰——当肌肤于掌心贴合,他才发现它其实并没有那么硬,相反随着体温的升高和汗液的渗出而变得滑腻。而比之更加滑腻的却是雷洛的手——指尖与掌心分明都有粗糙的硬茧,却偏偏像蛇一样油滑,撩拨得人气息越渐浓重,欲罢不能。
心中没来由一阵不耐烦,跛豪短促地低喘几声,一手捞过雷洛的手,一手推着他的腰让他背过身去。
“太慢了……”他贴在雷洛耳边含糊了一句,摸索着自行加快进程。
坚硬而尖锐的疼痛让雷洛抽息着瞬间仰起头。跛豪眯起眼,抿嘴盯着他从下颌连接到锁骨的线条,恍惚间几乎忘了时光和岁月。直到雷洛缓过劲来侧头看他,他才更深地挺进,同时将他逸出唇边的点滴音响尽数吞入口中。
雷洛有些抓狂,一只老虎爪子反手在跛豪一头卷毛到脖颈之间乱挠,另一只手死死揪住窗帘,揪得五指泛白。
窗帘在动作之间被扯开一条细缝,外头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模糊地摇晃着,似一场不知就里的迷梦。


【END】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