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完结 Warm Hearts《煦风有意》欢乐撒花

        welcome to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2018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情人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那寥地出生在1874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刚刚好一百年一个世纪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是否终生都这样顽强地等

雨季会降临赤地

为何未及时地出生在1874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邂逅你看守你一起老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互不相识相处在同年代中
 
仍可 同生 共死





 

 LOFTER怀旧中

Warm hearts(煦风有意)[第三章]
某猴 发表于 2018-11-30 18:15:00

第三章

出乎季笑珉意料的是,这样恣意的飞驰并没有持续多久。来之前他是想过这条路上可能也会有其它车辆的,但那应该是零星的几辆,并且什么车都可能有,而不应该是像现在这样的一窝蜂清一色的公路赛。
季笑珉在远远看见车灯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减速,但他速度基数太快,到跟前不得不撇了下车头才勉强避开了与人追尾的危险。而这一撇车头的动作顺势带出了一个大甩尾,尖锐的刹车音响起,那一窝蜂凑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几辆车的骑手同时转过头来,齐刷刷地看着季笑珉。
季笑珉惊出一身冷汗,好不容易稳住车,脱下头盔长舒一口气。那边几个骑手却已经纷纷下了车,朝他这边围了过来。
“哟,正主没来,来了个代打的?这车不赖啊,混哪儿的?”为首的一个手里提溜着头盔,走路的时候四肢架子都是散的,一看就是古惑仔看多了。
季笑珉是长得文气,但从来不是怕事的人,虽然之前刹车刹得狼狈,但答话的语气却很平静:“我想你可能弄错了,我只是路过。”
“哟,只是路过就这么嚣张啊?知不知道这条路晚上禁行的?”旁边一个寸头第二个凑上来,手里同样提着头盔,却是把头盔按在了季笑珉握着车把的一只手上,逼得他下意识松了手。
“前面路口没有禁行标志。”季笑珉心里多少已经知道这帮人想干什么,迫使他松手之后已经又有两个人从他身后绕了过来,一个把住车,一个从后头推了他一把。
季笑珉虽然不怕事,但是天生骨架细瘦,真要动起手来,确实不太行。来人一把将他推下车,他动作有点踉跄,一个没站稳,脸在哈雷翘起的后视镜边上蹭了一下,紧接着又被人扯了一把,而原先围在他面前的几个人很有默契地闪开,又聚拢,转眼间已经把他和车分在人群两侧。
那为首的似乎很为自己兄弟们的默契骄傲,这会儿已经抬脚跨上了季笑珉的车,低头上下打量了一番,又抬起头来看向他,笑容可憎:“哥儿几个就是禁行标志——你这车先扣了啊,一个月之内,带罚款来领。”
这几乎就算了明抢了。季笑珉脸色沉了下来。他脸颊上似乎受了伤,被后视镜蹭过的地方生被风一扎,生硬地疼。这种事他虽然听过也见过,但自己倒真还没遇见过。那一瞬间他脑子里闪过很多想法,还尚未有一个成形,身后却突然有引擎声靠近,接着就听“轰”的一串响声,面前众人脸色顿时一变,嘴里骂骂咧咧地全往季笑珉身后他们停车的地方冲了过去。
季笑珉也应声回头,只见那些混混停在马路上的车已经倒成了一排,而人群中正有一个骑士,一边轰着引擎躲闪着众人或用头盔或是随手捡来的棍棒、砖块攻击,一边朝他这里驶来。
这一突变让季笑珉不自觉有些发怔,恍惚间那辆车却已经停在他身前,骑士的声音透过头盔听不真切,但他直觉说的应该是:“愣什么,上来啊!”而且声音似乎还有点耳熟。
季笑珉虽然身体素质不怎么样,但是脑筋反应却很快,闻言二话没说就跨上车。那骑士紧接着油门一催,顿时将一群喊打喊刹的混混甩在了身后。

三月的风虽然早已不再刺骨,但是坐在疾驰的摩托车上,还没戴头盔,却会被割得脸疼。况且季笑珉脸上还有个新鲜的伤口,虽然应该不太严重,但还是让他忍不住龇牙。
好在这条路不算长,骑士开出去没多久就弯上一条大路,又七拐八拐地钻了几条小巷,终于在个路灯明亮的小路口停了车。脱下头盔,赫然竟是高叙!季笑珉微张着嘴唇盯着他眨了好半天眼睛,居然一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高叙却没管季笑珉吃惊的反应,脱下头盔就一句话砸过来:“你是不是傻?刚才那种情况,你又没有撞到他们,是人都会赶紧走好吗,你居然停车?”
他的语气里带着很浓重的火药味,季笑珉被他说得莫名其妙,又有点委屈,眨着眼睛想了想,开口却是没什么脾气,反而像讲道理似的平静:“我不确定有没有撞到他们,万一撞到了,总不好就这么走了。”
高叙被他堵得无话可说,一偏头看清楚他的脸,语气又变了变:“你脸怎么了?受伤了?他们打你了?”
“没有。”季笑珉这才想起来这茬,转头凑在高叙的后视镜上看了看,确定了是个小伤口,“刚才被拉下车的时候,在镜子边上蹭了一下。”回头见高叙仍然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季笑珉把话头一转丢了个问题回去:“哎,对了,你怎么会在那儿?”
高叙的声音却在这时突然含糊起来,说话前还下意识地清了清嗓子,眼神有点躲闪:“那…我跟他们约了在那儿赌车,去的时候路上堵,就到晚了。”
“你多大了还跟人赌车?”季笑珉直到这时才算有了一些剧烈的情绪变化,回头一想那帮人围过来时说的第一句话,一时间居然有点哭笑不得。
“哎呀,帮朋友忙嘛~”高叙这时早没了之前教训他的气势,说话时还下意识地伸手挠了挠头,活像个被教导主任教育了的小学生,“他车被他们扣了,说好了三场定输赢。”
说实话这个动作和表情组合在一起倒真是有点可爱,尤其是与他之前言行的对比反差。季笑珉突然有点想笑,嘴角就微微勾了起来,稍稍侧着脑袋,再开口时语气里隐隐藏着几分戏谑:“那现在我车也在他们手里,你也要三场定输赢?”
“定个P。”高叙翻了个白眼,“就刚才那样,我再去得先给打一顿。”话说完他有了一段沉默,像是很严肃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然后掏出电话拨了个号码。电话接通时他又伸手挠了挠耳朵,对着电话那头的人放软了语调,叫了声:“谢哥……”
季笑珉一言不发地看着,见他打电话,本能地觉得应该回避一下,但一转眼却看见高叙举着电话的那只手上,手指关节处居然有好几处血污。他心底有个地方剧烈地波动了一下,下意识地垂下眼睑,慢慢地抿紧了嘴唇。

高叙那个电话似乎是打给了什么挺有能耐的人,挂上电话之后就拍着胸脯跟季笑珉保证车一定会帮他拿回来。季笑珉接受了他的好意,毕竟除此之外他自己也暂时想不到什么别的好办法。两人许久未见,这一见面就都挂了彩,不由得感慨了一番是这什么难兄难弟的天降孽缘,之后决定相携去喝酒。出发之前高叙把季笑珉带到新车行里看了一眼,一来是准备喝酒所以先把车放回去,二来是招呼季笑珉有空来玩儿。
酒其实是一种很神奇的存在,心情好了能助兴,心情不好则可以消磨心情。两人不是第一次一起喝酒,论酒量应该不相上下,但是由于心境不同,三五杯过后这状态也就有了区分。
季笑珉酒品不错,喝醉了虽然神志不清,但一没吐二没撒疯三没狂笑不止,只是扯着高叙一个劲儿地在他耳边讲道理。高叙也喝得有点多,但由于心情好,喝一点就兴奋得冒汗,等把人送到家,其实酒劲也就过了。只是一路上季笑珉都紧挨在他耳边说话,带着酒气的温热气息和他特有的嗓音混在一起,扰得他一边的耳朵一直滚烫发热。
好不容易进了门,高叙把挂在自己身上的季笑珉往床上一卸,直起身不仅长长舒了一口气,还抬手抓着那只耳朵揉了好半天。季笑珉在床上歪了一会儿,眨眨眼睛又要起身,高叙眼疾手快把他按回去:“已经到家啦,你还要去哪儿啊?”
“喝水。”季笑珉迷迷糊糊,本来就黑亮的眼睛里像是含了一层雾,被顶灯的光线一照,像是有星星碎在里面。
“别爬了,我去给你倒。”高叙说着一边往外走,一边还又回头看了他两眼,心想人长得好看就是养眼。
这套房子的格局高叙是不陌生的,毕竟他跟季笑珉第一次见面就在这里住过一晚。这是个大小适中的两居室,南北各有一间卧室正面相对,中间两侧分布着客厅、厨房和洗手间,看格局应该是九十年代的老房子。
水瓶里没有热水,高叙就把电水壶插上烧,又想想开水不能直接喝啊,就到冰箱旁边摸来一瓶矿泉水拧开,先倒了一半在水杯里,剩下的自己喝了。电水壶烧水很快,没多久高叙就端着杯子回到卧室,探头看了一眼,季笑珉居然没睡着。
“诶?这么快酒醒啦?”高叙走过去拉他坐起来,又把水杯递过去,看他对了半天才把嘴对上杯沿,才知道他虽然睁着眼睛,但是酒却并没有醒。
高叙于是没敢松手,托着杯子让季笑珉喝完水,眼睛一直不错目光地盯着他看,嘴里下意识地嘀咕:“到底什么事儿啊,让你这么烦心……?”

[我其实并不算是个爱打听的人,什么亲戚啦,朋友啊,生活怎么样,有什么烦恼啊,只要没有专门找我来说,我一般也不会问。并非我不关心,只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更有自己消化情绪的方式,旁人搞不清楚状况,就最好不要添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喝酒的时候看出季笑珉心里有事,我破天荒地特别想知道他怎么了,为什么事烦心,需不需要帮忙。那种心情就像我在路灯下看清了他脸上的伤口,很气愤,很焦急,但同时又觉得无所适从——我的焦急与愤怒似乎来得有点莫名其妙,毕竟他虽然看起来难受,却自始至终都那么平静如常。
——高叙]

那天之后过了差不多半个月,季笑珉接到了高叙的电话,说车已经要回来了,不过要再等到周末才能送到。两人于是约好了周末在车行见面,一起吃个饭,正好也看看高叙车行里进的几辆新车。
这段时间高叙跟他的联络比之前频繁,一方面高叙的车行终于正常运转了,一方面他也知道了季笑珉现在很闲,所以他三不五时地就会给季笑珉发条微信,或者弹个语音,有时候心血来潮,还会给他发一个他自己录的抖音。
季笑珉原本无聊的工作时间似乎因此而得到了一些打发,但其实他心里明白,这是治标不治本。但是每当有信息来,他的心情还是会好上很多,就连平时搭话不多的同事偶尔也会探头探脑地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开心事。
对此季笑珉总是微笑带过,但心里却又忍不住肯定:高叙是真的很会逗人开心。他就像一个充满奇思妙想又精力充沛的孩子,时不时冒出来一个点子,就会让季笑珉在开怀大笑的同时忍不住想要感慨:年轻就是好啊~

周末如期而至,三月阳春,天光明媚。高叙的车行早上十点才开门,而季笑珉到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接近十一点。
车行的装修很有点美式街头范儿,但是布局和光线做了调整,因此整体给人的感觉是过滤掉了那些脏兮兮的昏沉与杂乱,看着很有些格调。季笑珉走到门口,探头往里看了一眼,正看见高叙和一个个头不高的男孩儿凑在一起,对着一辆车嘀嘀咕咕地不知说着什么。
车行里的光线很好,因此并不用走到跟前,季笑珉已经从两人之间的空隙里认出那辆车露出的发动机身上的标识,正是和他那辆车一样的哈雷301。
“这车这么早就送来了?我还以为要到下午。”他扬声说了一句,同时慢悠悠地朝着高叙的方向晃过去,话说完人也正好走到身边,高叙回过头,正与他面对面。
高叙很难得地看到他没有笑,而是板正着一张脸,似乎还陷在什么情绪里拔不出来。突然看见季笑珉,他眼神居然有点躲闪,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本来是说下午送来的,但是一早就撂门口了。”
“怎么了?”季笑珉觉得他神情不对,脑子一转立刻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朝那辆车看过去——那辆车确实是他的车没错,但明显被人暴力破坏过,除了发动机和车头,已经基本没几块完整的部分。
“我……我没想到他们居然给我来这套!”高叙明显还在气头上,但面对季笑珉又自觉有点难堪,因此说出的话有个爆破的开端,后面却硬收了回去,含糊在口中,“不过你别担心,这事儿是我没办好,我已经找了朋友来帮忙,这车我一定给你修好!”
高叙一边说一边把身边之前跟他凑在一起讨论的男孩儿拉过来,刚要开口介绍,却听那男孩儿叫了一声:“季老师。”
而季笑珉好像跟他是认识的,微微笑着抬手指了他一下,道:“嗯?你是杨光吧?好久不见。”

“是啊,真的好久不见了,前两年我还去学校找过您,不过听说您辞职出国了。”名叫杨光的男孩儿笑容跟他的名字一样明亮,而他清秀的外形在这样的笑容衬托下又再增色不少,这不长不短的三四年里,他跟季笑珉记忆中那个还有点腼腆的孩子有了一些微妙的差别。
“对,我去年年底刚回来。”季笑珉微笑着说明,继而转向高叙,“你是找杨光来帮我修车?”
高叙点点头,正要说话却听杨光大笑一声,一手拍在他肩头:“要知道是您的车,我就不来班门弄斧了——哎高叙我说你有没有谱啊,放一个大神在这里,还要我来献丑。”
高叙被他俩弄得一头雾水,再看向季笑珉的眼神居然有点委屈的意思,欲言又止的嘴唇像小孩儿似的微微嘟着,唇珠醒目。
季笑珉见状失笑,再开口的时候语气却是淡淡的:“别麻烦杨光了,这车是我自己改的,图纸和相关资料都有,我自己能搞定。”说话时他抬手拍了高叙两下,只是抬手的动作最初是朝着脑袋去的,中途一转才落在了他的背后。
之后三人又聊了半天,高叙才弄明白原来季笑珉是杨光学机修时的机械制图老师,而他原本以为的季笑珉在原来学校的工作也并不是像在少年宫一样教美术,而是机修理论和机械制图。高叙开始还有些吃惊,想想却又了然了——要不是专业的,怎么可能一眼就看出他的排气管改过,并且只听声音就能知道他改过的排气管出了问题?
他的心情莫名有些兴奋起来,心里一个念头模模糊糊地升起,只可惜只是一闪而过,却没来得及抓住,但是有一件事他却必须当场坚持:“这车的事真的是我没办好,你要自己修也行,但车得搁我这儿,场地啊工具材料什么的你都随便用,缺什么尽管说——我不管这你一定得答应,不答应就是不给我面子看不起我不把我当朋友!”
季笑珉本来想推辞,但高叙把话说到这个程度,又当着杨光的面,他还真有点怕拂了他的面子。心里顿时有点拿不定主意,他下意识地嘬着嘴唇,看看高叙又看看杨光,末了把目光定回车上,半天没说话。
场面一时间变得有点小尴尬,杨光左右看看他俩,想了想正准备打个圆场,却见高叙凑到季笑珉旁边,压低了嗓音念经似的念叨:“好,好,说好,说你答应了。”像个不依不饶的小孩儿。直到季笑珉被他念得没法儿,终于失笑着点头说好,他才又像个小孩儿似的咧开嘴笑出一口白牙道:“谢谢啊,不然我真的很没面子。”
说完转头用胳膊在杨光胳膊上一拐,高叙朝他飞了一眼,道:“中午别走啦,一块儿吃个饭,你们师徒不是久没见了么?”
“我当然没问题啦,季老师在,我请。”杨光当即点头。
“那怎么行,还是我请你……”季笑珉自然不肯,话说到一半却被高叙打断。
“哎呀都别争了,这儿我的地盘儿,我请。”

午餐一顿其乐融融,因为大家下午都还有事,大白天的谁也没喝酒。杨光吃完午饭就先走了,季笑珉则跟高叙一起回到了车行。
周末下午来看车的人不少,高叙一个人照应不过来,季笑珉就帮着也给人介绍讲解。他的知识储备显然是很有功底的,上至摩托车百年,下到碳纤轴承改装配件无一不精通,最要紧可能当惯了老师,无论说起什么都调理分明娓娓道来,使听的人不仅愿意听,也容易听明白。
高叙店里这次进了三辆车,本来没想着这么快能敲定买家,没想到一天下来居然订出去两辆。余下的几个约了来看车的人虽然没有看中店里的车,但在季笑珉的介绍之下也有了新的意向,临走的时候都跟高叙约好了找时间细聊。
高叙心里自然非常高兴,但看季笑珉一整个下午都在卖力地说,连口水都没顾上喝,心里很有些过意不去。于是那边客人一走,他就赶紧去拿来一瓶矿泉水,打开了递过去:“辛苦了辛苦了,说了这么多话,真是没想到,本来只约了四个人,谁知道人带人一下子来了这么多。”
“还好啦,”季笑珉接过水很小地喝了一口,在嘴里抿了一会儿才咽下去,“从前上课的时候话说得更多,而且这也不用讲解重点,就是聊天嘛——你自己不也一样说了一下午?”
“我这是生意啊,你是义务的——怎么,这水不好喝?” 高叙注意到了他喝水的细节,自己也拿来一瓶矿泉水,打开盖子灌了一口。
“没有没有,只是半天没喝水,喝快了不太好。”季笑珉摇头,环视了店里一周,才又喝了一口,“哎你这店看起来也不小啊,怎么就你一个人,连个搭手的也没有?”
高叙听他这么说,心里终于也觉得放松了一点,摊开两手撑靠在身后的柜台上:“有是有的,这店是我跟人合伙开的,不过他这两天有比赛,所以没来。”
“什么比赛?”
“打篮球。”
季笑珉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篮球他是不太懂的,聊不出话题。他把目光又在店里扫过一圈,最后定在自己那辆散在地上的哈雷身上,极不易察觉地轻轻叹息一声,过去蹲下来仔细查看。
他并不知道高叙听见了他的叹息,只知道他跟着自己走了过来,并且在他蹲下来的时候隔着那辆车也在他的对面蹲了下来。
“从哪儿开始呢?”高叙伸出手,在那一堆破烂里拎出被打碎的车前灯,抓在手里看了看,摇摇头搁到一边。
季笑珉很高兴他没有再说什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之类的话,心里一下子轻松了不少,跟着他的动作也伸出手,从那堆东西里扯出一团电线:“先清理一下吧,看看还有什么能用的,图我回去找找,然后再来想办法。”

相比于季笑珉扎实的理论知识,更让高叙吃惊的是他的实操动手能力。一连几个星期,季笑珉每晚都在下班之后到车行来整理他那辆被砸毁的哈雷,高叙跟在他身边帮手,终于明白杨光为什么会称他为“大神”。
季笑珉对摩托车身上的每一处环节都了如指掌,每一个细小的零件搭配、安装以及每条线路的走向在他手下都像是电脑输出一般精准。他从家中带来的图纸只在第一天拿到车行的时候打开对应着那辆车的残骸仔细做个标记,之后就一直卷好了搁在柜台上,除了高叙中途为了确认线路过去打开过几次,季笑珉自己一次也没再看过。他看起来骨架纤细文质彬彬,但一旦动起手来,包括钣金在内的一些对体力和技术俱有要求的活计他都能信手拈来毫不含糊。有好几次高叙看着他卷起袖子露着一小节细白的手腕拿起电气切刀,心里都不自觉地跟着一阵紧缩。
高叙怎么说也是玩儿车十几年的人了,而且因为一直想要自己开车行,在这个行当里也算打滚了许多年,见到的各式各样的高手也不少。像季笑珉这样的水平,虽不能说难得一见吧,但扳着一只手也数得过来。他的心里于是觉得特别高兴,一来是觉得他俩这缘分真是奇妙,随便偶遇一下就遇到个兴趣相投脾气也对胃的朋友;二来是他对车行将来的某个原本还模糊的规划似乎就在这几个星期之内,让他渐渐看到了一些清晰可行的苗头。
不过季笑珉技术好是一回事,但是哈雷的配件全部需要进口,因此这一辆车前前后后拖了差不多三个多月才弄好——这还是得益于这辆车的原车属于常见的classic系列。改装部分的部件是高叙按照季笑珉当初的记录尽可能原样在圈里淘的,但是时间太久了,有不少部件已经更新换代,他们就合计着做了些调整。
这期间季笑珉终于见到了白森,王可也跟着他来过车行几趟,却没想到两人居然是认识的,而且王可甚至还认识高叙。季笑珉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王可在高叙他们那个商演的圈子里是个小有名气的rapper,两人一起串过几个场子,比季笑珉和高叙认识得还早两年。
白森和王可的情况与之大差不差,有一回白森客串了一个场子里乐队的键盘手,给王可做了一次伴奏,又正好有高叙在场,两人就认识了。不过他们两人不知为何大有一种相看两生厌的意味,大概是从小生长的环境实在天差地别,他俩从认识的第一天开始就不太怎么对盘。季笑珉仔细观察了几次,觉得两个人的脑回路似乎总是存在于两个不同的次元,因此遇事经常会鸡同鸭讲,尤其王可从小在国外,中文说得不太好,而白森的英文更烂,碰到一起有时候沟通都难。
季笑珉一度对这个情况觉得很好奇,因为他知道高叙的英文也很一般,有一次就专门问了王可:“你跟他怎么就能无缝沟通呢?”
王可倒真没觉得这是什么困难,想也没想就回答:“我可以跟他说韩文啊。”
季笑珉于是恍然大悟——他知道高叙是参加过选秀正经做过练习生的,可能韩文是当时的必修科目?谁知没过两天这个看似成立的逻辑却被高叙一句话就打破了:“你听他瞎扯,我才会几句韩文啊,他中文再差也是母语,听不懂打手势就好啦——你是不是傻?”
高叙很显然并不是个自来熟的人,但一旦熟络起来,就十分放得开。他跟季笑珉之前因为见面不多,多少还有点距离感,但这几个月一起干着活儿混下来,这点距离感也就消磨光了,说话开玩笑也就比从前随意。
季笑珉对此当然是欢迎的,他自己也不喜欢拿腔拿调地端个年长的架子。能遇到,能玩在一起,说起来都是难得的缘分,况且随着年龄增长,那几岁的差距在生命的比重中本就会越来越小,并且渐渐趋近于零。

六月一日,儿童节。高叙心血来潮,决定自己给自己放个假。季笑珉的车也在前一天终于完工,于是打算攒个局到城北郊区山上试车,顺便一起散散心,中午随便吃吃,晚上搞个农家乐一起吃小龙虾。
白森和王可自然同行,而杨光听说季老师的车修好了,说什么也要过来看看。除此之外还有高叙在城北参股的那家车行的老板夏宇——都是爱车之人,听说有好车可看,自然不会错过。
夏宇的车是辆纯蓝色的老款SPADA,虽然保养得很好,并且改装替换了一些铃木隼的部件,但行家都能看出来,这也算得上一辆有年纪的老爷车了。交谈几句之后才知道夏宇跟季笑珉同年,只是生日小了一个多月,于是季笑珉继续稳坐老大哥的位子。
六个人三辆摩托,再加上白森少爷的小超跑,这一下午给这座山上新近修缮完毕的盘山公路增添了几许刺激。引擎的噪音和尾气撕开山清水秀的宁静,却因为总是一纵而逝而使得一切都更有一种逃离喧嚣的祥和,反而沾不到半点城里才有的烟火气。
玩得开心,一群人在一起熟络得也快,到了晚上一起在农家乐吃小龙虾的时候,已经全无隔阂。因为要开车,所以几人都不能喝酒,只点了几瓶格瓦斯算是凑合个意思。
席间也不知道是谁突然起了头聊起了生意,大家顿时三言两语地说了起来,末了收在夏宇对高叙的问题上:“你那儿怎么样了?听说订车的生意不错?改车那部分呢?什么时候上?我手里有个单子,差不多十一月要开始,还等着你帮我分担分担。”
高叙正在剥虾,闻言微微顿了一下,下意识看了季笑珉一眼,又垂下眼睑道:“还不好说,我手边没人啊,要说是订车这边,招个业务员还容易,改车那种技术活儿,得有人才。”
“你旁边这不是现成的人才吗?”高叙看季笑珉那一眼虽然状似不经意,又闪得飞快,但夏宇生意做了许多年,自然看得明白。他一边说一边向杨光递了个眼色,同时伸手拿起格瓦斯的瓶子把季笑珉喝了一半的杯子斟满。
“对啊,有季老师这么一大神级的人物在这儿,你居然说没有人才?”杨光供职的4S店据说夏宇也是有参股的,两人算是共事多年,自然默契满分。
季笑珉这才发现自己突然成了话题的焦点,却因为之前一直没在听而显得有些懵,左右看了夏宇和杨光一眼,最后把目光转向高叙。
“没事儿,回去跟你说。”高叙却没有把这个话题接下去,而是把手里剥了半天的虾放在季笑珉碗里,同时凑近他低声说了一句,再回头看向夏宇的时候已经把话题岔开。
夏宇自然识趣,但闭嘴吃东西之前却挑高了眉毛又跟杨光换了个眼神,然后两人心照不宣地一起露了个玩味的笑容。

水足饭饱,一行人尽兴而归,夏宇跟杨光顺路,而王可则蹭上了白森的车,要跟他回去看他新入的球鞋。
季笑珉和高叙的住处一东一西,本来应该分开两头,但高叙却一声不响跟着季笑珉开了一路。
地下车库里季笑珉的车位空了很久,到今天终于迎得哈雷归位,他绕着圈左看右看,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仔细盖上防尘罩,笑眯眯地走回高叙面前,下巴略抬了抬道:“说吧。”
“嗯?”高叙一直在沉思,突然被打断,表情还有点懵,但一对上季笑珉的眼睛,立刻又明白过来,却又像不知道怎么开口似的,抬手挠了挠头。
季笑珉被他的表情和动作惹得有点发笑,但也没说什么——他一向对人对事都不太执着,见高叙似乎忘记了之前吃饭时说的话,也就不打算追问。
他往后退了一步,抬腕看了一眼手表,又压着到嘴边的一个哈欠没打出来:“那我上去了啊,今天谢谢你,这车也多亏你了,改天请你吃饭。”
没想到刚一后退高叙就立刻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而随着他后退的动作,他的胳膊就一路从高叙手里滑过,最后留下整个手掌被他紧紧握住。两个人的姿势一下子让他想起了王可平时很喜欢看的偶像剧里的情节,季笑珉觉得好笑,今天一整天又玩儿得挺high,突然心血来潮就起了一丝玩心。
于是他稍稍偏过头,两只眼睛直视高叙,带着几分戏谑的意味也握紧了他的手,半真半假地开口:“你干嘛?要求婚么?”
谁知高叙却在沉吟片刻之后居然认真点了点头,直视他的目光里不带半点玩笑的意味:“嗯……大概也差不多吧。”
“啊?”季笑珉顿时愣住了,耳朵瞬间不自觉地红起来,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高叙却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下去:“就……我那个车行,现在空着的一半,是想要做机修和改装业务的,但是我一直没有找到能合作的人。这几个月我一直在想……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工作,所以我一直都没想好怎么开口……但是你真的是我心目中最合适的人选了——那什么,你有没有兴趣过来跟我一起干?”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