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完结 Warm Hearts《煦风有意》欢乐撒花

        welcome to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2018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情人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那寥地出生在1874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刚刚好一百年一个世纪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是否终生都这样顽强地等

雨季会降临赤地

为何未及时地出生在1874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邂逅你看守你一起老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互不相识相处在同年代中
 
仍可 同生 共死





 

 LOFTER怀旧中

Warm hearts(煦风有意)[第四章]
某猴 发表于 2018-11-30 18:16:00

第四章

[我跟高叙认识的时间不长,连头带尾不过两年多,中间还有一年半的时间是隔着整个太平洋,只有每天一次微信联系几分钟。他给我的所有印象之中,有一点特别深刻,就是很有分寸——虽然他本身是个挺爱闹爱笑并且疯起来有如神经病的性子,却很少在正经事上乱开玩笑。他会把很多事情都做得很自然流畅很顺理成章,平时说话的时候也是看似口没遮拦,甚至张口就怼,让与之相熟的朋友很自然地就觉得亲近,但在人与人的关系界限上却把握得精准。就比如邀请我合作的这件事,我相信他一定很早就有了这个念头,却认真考虑了我的情况,一直憋着没说。那天说的时候也是就事论事,告诉我他的想法和规划,从头到尾都没有以朋友之名打感情牌。而自从说了之后,他也一次都没有再追问过我的答复,就好像他只是把这么一件事放在桌面上,却一丝一毫都不会去干扰我的考量。反而是我自己每次去他车行看见右侧用墙隔开的那小半片空闲的店面,就会想起他那天跟我讲的那些想法和规划,并且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跟他再多打听一些细节。
——季笑珉]

六月的梅雨季让整个城市都变得湿润而黏腻,而高温则把这份湿润和黏腻催化成一种抹不开的烦躁和窒息感,大大降低了人们的幸福感。很多人把这种幸福感的缺失跟水逆联系在一起,但季笑珉却明白他只是真的不顺心。
这种不顺心从他接受这份工作开始就如影随形,他原本以为依照自己从前的性格,慢慢地就会习惯下来,毕竟它清净而安逸,与他曾经想要的生活十分契合。然而在过去几个月里他却渐渐开始质疑自己曾经对生活的定义和追求,并且觉得心中有某种从前不曾有过的憧憬正在悄无声息地萌动。
当然这种质疑并不是说他觉得曾经的追求有什么不对,只是他突然有了疑问:那些是否足够?
如果是在出国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点头,但是现在每当在家面对镜子中的自己,或者坐在办公桌前面对电脑屏,当他心中浮现出这个问题,他的答案却总是游移不定。
而与之恰恰相反的,正是他心中那种莫名萌动的憧憬。它像是有着无穷的吸引力,一次又一次地用一个“有没有兴趣”打头生成疑问,然后无数次获得自己内心的肯定。
他觉得他真是好久都没有触碰到“兴趣”这个词了——有多久?久到他自己都已经记不清。但每当夜深人静,当他一个人躺在床上倾听阳台外偶尔传来的汽车引擎声,或是从未被窗帘掩盖的窗口捕捉到一闪而过泄进屋内的车头灯遥远而微弱的光线,他的脑海中却总会下意识地跳出某个场景,像是蹒跚学步时第一次从父亲手里抓过扳手,或是少年时第一次跨上隔壁大哥新买的摩托车。
他当然是为了自己的兴趣努力过的,所以他钻研,他自己动手,他对摩托车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并且在二十五岁的时候终于拥有了一辆属于自己的,心爱的车。然后他心满意足地把它安置在车库里,去开始做那个年纪应该做的事,去过他和他的父母都觉得心满意足的生活,心平气和。
之后的几年平淡而安逸,他不争不抢,懒散过活。然后在三十岁的口头上,他得到一个机遇,同时认识了高叙。
高叙是一个很有感染力的人,虽然他并不多说什么,但是他的拼,他的积极奋进让靠近他身边的人都会感同身受。
或许就是因为那一瞬间的感同身受,亦或者,仅仅是季笑珉自己与生俱来的同理心,让他突然产生了一个“为什么不呢?”的疑问,让他像是突然之间的心血来潮一般,决定伸手够一下,去获得那个机遇。
然后他学成归国,一切都有提升,新工作比从前还要平淡和安逸,但他心里却似乎再难平静。他过去的追求就像那辆曾经让他觉得心满意足的哈雷一样被莫名其妙地打碎了,而当他一块一块重新把它拼装完成,它却再也无法让他觉得心满意足。因为他觉得其实它还可以更好、他想它变的更好,即使它已经老迈了,他当初给它的设计也过时了,但是那些新的材料和新的技术完全可以弥补,就像高叙的那个叫夏宇的朋友用铃木隼武装他的老爷车SPADA,只因为他喜爱它。
——对啊,他也喜爱它。
他曾经那么挚爱摩托车百年。

高叙大概算是个从来不会受水逆影响的人——亦或者是他其实是被影响了,但他并没有这个自觉。他对于星座血型之类的东西向来都不太怎么上心,至多不过是看过笑笑而已,而对于运势,他属于相信努力会影响气运的那类人。
这大概多少跟他的经历有关——从下定决心参加选秀到成为练习生开始,他一直都处于一种十分忙碌的状态。这样的忙碌令他无暇多想,只能尽自己所能一步一步地前行。
这期间偶有闲暇,或是因为什么缘故令他停步不前,他也会喘口气回头张望。然后他常常发现自己可能走得并不远,却往往是站上了比从前更高一级的台阶。他的收获也可能并不比别人多,但是一次一次却总比之前的自己更加丰厚,久而久之,那种“努力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坏”的想法渐渐便成了信念。
也许正是受了这种信念的影响,当高叙打破犹豫,终于对季笑珉说出自己的想法的时候,在他心底深处的某个地方,其实是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的。虽然季笑珉并没有当场答复他,并且在之后的大半个月里也几乎从未提及,但高叙从他车修好了之后仍然频繁地跑来车行、并且对于车行未来规划的细节十分感兴趣的情况的举动中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
不过他并不急着求证,更不急于得到季笑珉的答复,因为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准备好——车行刚刚起步,连头带尾不过半年,虽然订车的业务尚且稳定,但规模远远够不上支撑更多的人员和设备的开支。
高叙是那种心里自有一杆秤的人,他觉得以季笑珉的才能,手里又本就是捧着金饭碗的,如果真来跟他一起干,他无论如何也应该开个合适的价码。这种心态其实很像季笑珉开玩笑说的“求婚”,既然是求娶白富美,那就没道理心安理得地指望人家来陪着你糟糠。
高叙心里很有一种紧迫感,因为既然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把话说出口,那这件事对他而言就是志在必得。他可以给季笑珉尽量长的时间去考虑,去权衡,但是自己的准备时间,他却希望能够尽量短。

六月底到七月中旬,季笑珉连着几次在下班之后去车行都只能看见白森。他觉得很奇怪,问了才知道是杨光工作的4S店接了一笔急单需要抢工,因此把高叙叫去帮忙,到今天已经差不多去了有两周。
“那这儿一整天都你一个人看店啊?”季笑珉环顾店里一周,发现店里多了好几台新车,于是走过去边看边问,末了还调侃一句:“要不要叫王可过来给你帮忙?”
“哎,别吧,谢你了哥。”白森闻言连连抱拳,“上回他来这儿半天,客人没帮我照应几个,罗里吧嗦问东问西一大堆,差点没把我整晕了。”顿了一下,他又接着说:“没事儿客人都是网上约的,没人来的时候其实挺闲,人多了老高会把他们约在晚上,等他那边搞定了再直接过来。”
“那这样他不是很赶?”季笑珉这时已经大致看完了车,两手插兜慢悠悠地走回来,眉头下意识地微微皱着,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杨光上班儿那个4S店……好像在城北吧?据说离夏宇的车行不远。他这样一趟怎么说也得四十分钟,那边赶工完事儿一定不会早,再回到这里得有几点啦?”
“一般也就九点半、十点吧。我们年轻人睡觉都晚,弄完差不多十二点,刚刚好。”白森似乎并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毫不在意地说着,同时还在电脑上飞快地敲着字跟客户沟通。
季笑珉抿了抿嘴唇,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他心里有个声音隐隐约约地响着:每天搞到十二点,白天还得干活儿,你当他跟你们似的才刚二十冒头呢?他突然就很想给高叙发个微信,但一时又没想明白要说什么,只好把手机端在手里一言不发地看着,眼睛一下一下慢慢地眨。
白森在这期间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悄无声息地把电脑上的聊天对象切成了王可,十指像打了鸡血似的敲击着键盘:【卧槽我好像突然get到了老高说的你哥盛世美颜。】
【Who?我哥?】王可似乎很茫然。
【季老师季老师。】白森一下反应过来王可是有个亲哥的,赶紧噼里啪啦地修正。
这回王可过了好半天才回复,似乎是花了挺长的时间来理解白森的话,结果回复的内容却让白森几乎吐血:【emmm…什么叫盛世美颜?】
白森一口气没憋过来,正在想这他妈的要怎么解释啊,却听见旁边季笑珉点开了一条微信语音,还没来得及放到耳边就公放了出来:“你是不是想我了?”
那条语音音量不高,而且背景也有杂音,但是白森跟高叙认识这么久,自然一听就知道是他的声音。他于是下意识地挑眉朝季笑珉看过去,半晌才又悄无声息地转回头去,再敲字的时候却是尽量放轻了声音:【季老师……莫不是在跟老高谈恋爱?】
【是啊,你才知道吗?】王可这次回得很快,似乎是白森的话题让他突然产生了兴趣,【他俩谈好久了吧?好像哥去美国前就在一起了?我听说老高每天还给他morning call呢。】
【卧槽那个morning call是给他的?】白森对着那条回复大吃一惊,然后又像是恍然大悟似的蓦地一拍大腿——卧槽这悬了快两年的案子,这回终于算是告破了啊!

高叙在接到季笑珉发来的那条微信时其实很有些意外,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季笑珉很少主动给他发微信。倒不是他性格高冷不愿与人亲近,只是他的心态和生活方式使得他把自己的每一天都安排得相对充实,就算偶尔真的觉得无聊,也能平和消化,不会闲着无聊就到处找人聊天。
当然高叙自己也不是这样的人,但是他却乐于把听到看到的新鲜事即时与人分享。尤其是季笑珉虽然看起来淡定,实际上却十分有梗,回复可能简短,却总能切中要害,令人笑不可遏;因此在他和季笑珉的消息记录里,多的是他发给季笑珉的一段语音或是一小段视频,后面跟着季笑珉的一两句精准点评,而像今天这样由季笑珉主动发出的问候实属少见。
高叙那会儿手里的活儿刚忙完,正叼着烟蹲在4S店操作间门外的台阶上缓着劲儿。手机一响他就看见季笑珉的名字闪在屏幕上,伸手划开,自拍得很不怎么样的头像后头跟着一行字:【在干嘛呢?】
高叙莫名其妙就笑起来,也不知道是想吐槽他的自拍还是联想到了什么别的事,也懒得打字,只懒洋洋地发了条语音回去:“你是不是想我了?”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季笑珉的回复,他抬手看了看时间,知道他已经下班了,就干脆弹了个语音过去。
那边季笑珉很快接了起来,但只草草说了一句:“我在车行呢,人多我去帮帮白森。”就挂了。
高叙挠挠头,又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接着起身伸了个懒腰往操作间里走进去,边走边扬声冲着里面一个高个子男人问道:“越哥,我手头活儿干完了,今天还有别的事吗?没有我想早点走。”

城北到城西,按照季笑珉的计算差不多四十分钟车程,但高叙走的时候正赶上晚高峰的最后半个钟头,因此愣在高架上多堵了二十分钟。到达车行的时候刚过八点四十五,高叙停好车就风风火火往里走,也不知道自己在急什么。
车行里白森仍然坐在前台里“咔咔”敲着键盘,而展示区最里面新进的一辆黑色的跨斗车边上,季笑珉正在一边演示一边给两个人讲解着什么。高叙进门一眼看见季笑珉,心里突然踏实了,但一转眼看见白森,又忍不住“啧”了一声,走过柜台边顺手就往白森脑袋上捞过去:“你干啥呢?把人当白工使啊?”
白森眼观六路且身手灵活,高叙伸手时脑袋稍稍一偏就避过了攻击,回过头白眼几乎翻到天际:“干嘛?心疼啊?重色轻友!”
“重你个头!”高叙又作势要打。
白森却先一步抬手一指定住了他的动作:“怪我吗?这能怪我吗?你进的那啥车?资料有吗给我了吗?我tm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摩登小爷,从小只在抗战电影里看过那玩意儿,能知道它俗称偏三就不错了,还给人讲解?你tm真抬举我!”
说完见高叙不再言语,白森偏着头上下眈了他一眼,挑着生了泪痣的那边眼角笑得那叫一个眉眼含春:“不过我说,今儿回得可真早啊~”
“难得,活儿不多。”高叙被他笑得直起鸡皮疙瘩,抱着胳膊往后生退了两步,却不太想搭他的茬,“行,你有事先走吧,待会儿我关门——新进的新车资料你邮箱里全都有一份,有空刷NBA常规赛,偶尔也看两眼好吗,少爷?”
“啊?啥时候发的?”白森一边说一边打开邮箱——他纨绔归纨绔,但自从跟高叙一起开了这车行,从一开始只是拉着爹妈投了钱,到后来自己日复一日老老实实来看店,他自己其实也正随着对这生意的重视而渐渐踏实下来。
“前天吧?还是昨天?”高叙仔细回想了一下,“发你QQ邮箱了。”
“啊,看到了。”白森在邮箱里翻了一会儿,删了差不多有百八十条广告邮件,“下回直接微信吧,这邮箱垃圾太多了。”
“行。”高叙爽快答应着,又转头看了季笑珉那边一眼,见他说话的间隙总是下意识地去舔嘴唇,便绕进柜台摸出几瓶矿泉水。
白森看着他的动作,嘴角不经意地勾着,草草把自己的背包收拾好了背起来,临走时丢下一句:“那我先走了啊——别只顾着递水,季老师还没吃饭呢。”

高叙自然不能跟白森一样眼睁睁地看着季笑珉一个人给人做讲解。白森一走他就走了过去,先给季笑珉和客人都递了矿泉水,然后自然而然地接过了话头。
聊了没几句他就知道季笑珉差不多已经基本上算是帮他把这笔单谈成了,于是详细跟客人讲好了付款和提车的方式和之后可能涉及到的售后服务,便领着两人到柜台签单付定金。
全部弄完已经差不多九点半,高叙把客人送出门口,连口气都没喘就立刻回头向着季笑珉道:“饿了吧?咱吃饭去。”
季笑珉嘴里正含着水,闻言慢条斯理地点点头,然后等着他关上店门,一起过街去了对面一家两人都很喜欢的面馆。
面条是本地特色的大碗小煮,一碗面里面条不过二两,但浇头却少则三五种,多则七八种,若是叫上一碗全家福,则有整整二十种浇头。
季笑珉人瘦,吃得也不多,高叙则因为要维持身材对饮食多有控制,所以两个人就点了一碗全家福,又多拿了一个空碗来分食。
吃饭时两人聊起那辆跨斗车,季笑珉似是有些感慨:“时代真是不同了啊,那车又不能上路,上牌比买车还要贵上四五倍,就那样买回去搁家里看着玩儿吗?”
“收藏嘛。”高叙倒不以为意,“我小时候曾经想过,等什么时候车行成了规模,也弄一个摩托车陈列馆,不说上下一百年吧,圈里招呼一转儿,至少这前后三十年的车能凑个大差不差。”
季笑珉听他这么说着,脑子里真还就仔细想了想,末了在得出的确可行的结论同时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小时候?多大年纪?”
“十七八岁吧。”高叙想也不想就说出了答案,说完却发现季笑珉突然笑了起来,不觉有些茫然。
“那会儿你不是在选秀吗?还有心思想这个?”季笑珉看见他的表情,本来是想控制一下自己的笑容,但脑子里的画面一旦出现就挥之不去,反而笑得停不下来,只好一边笑一边解释,“前几天王可给我看了你选秀的那个节目的视频……”话未说完就见高叙一手遮脸嘀咕了一声:“卧槽!”赶紧补了一句:“挺可爱的~”
然而高叙并没有因为这句“挺可爱的”而立刻缓和过来,只是仍旧用手背遮着脸,宽阔的身躯靠着墙缩成一团,有种强烈的反差萌。过了好半天他才重新坐直了身体正色开口,居然还能接上季笑珉之前的问题:“想想嘛,又不要钱,十个八个不多,一个两个不少——小时候什么都没有,唯一丰满的,大概就是理想了吧。”
一句话说得季笑珉也感慨起来,他吃完碗里的最后一口面条,脸上的笑容淡去,就着高叙递过来的火点着了一支烟。他想起自己十七八岁的时候,也曾蹲在邻居大哥家的摩托车面前,憧憬着有朝一日能在通天的大道上朝着夕阳落下的方向,一人一车、浪迹天涯。
到后来他真的拥有了自己的车,但他的脚步却似乎被绊住了,梦想也好,憧憬也罢,十多年不曾提及。他开始日渐频繁地感慨自己老了,但真的是他老了吗?
也许并没有。

一支烟的功夫,足够令人感慨万千,但从面馆穿过马路走向高叙的车却要不了那么久。两个人靠着车门静静地把烟抽完,看着身边零星路过的车辆和行人,一直没说话,却也不觉得尴尬。
这个季节夜晚大多无风,香烟的气味在湿气浓重的空气里久久不散,是以季笑珉在开门上车之前抬手挥了挥。高叙先他一步上车,已经打开了空调,凉风随即扑面而来,终于将夏夜暑热驱走了几分。
季笑珉长长舒了一口气,在椅子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好,一手支着下巴,从玻璃窗往外继续看夜灯之下下的光怪陆离。
高叙也没作声,只是开动引擎沿着早已熟识的路线往季笑珉家的方向驶去。
一路无话,也许因为他们两个人原本都不是特别爱说话的人,却整整一天下来各自都说了很多;各自的疲倦彼此都看在眼里,终于只剩下两个人,便乐得给予体贴的安静——难能可贵的默契。

夜路畅通,到达季笑珉住处的地下车库还不到十点。高叙习以为常地停车开锁,然后舒展开身体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回过神却发现季笑珉并没有下车,反而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拉杆文件夹递过来。
高叙不明所以地接过来,刚翻开第一页就听季笑珉道:“改装部的配备,按这个预算准备差不多要三个月,如果现在开始筹备,应该能赶上之前夏宇说的那笔单。”他蓦地抬眼朝他看过去,先还觉得难以置信,但在看到季笑珉微微笑着温和地看着他的表情之后就立刻转为兴奋,低头拿起那份文件仔细研读。
季笑珉本想叫他带回去慢慢看,但张了张嘴又把话咽了回去。他重新窝回椅子里那个舒服的位置,一手撑着腮,借着车厢里橘黄色的顶灯打量高叙,看他一脸严肃认真地微皱着眉头逐条阅读文件中的文字,时不时还前后翻回来对比着思考,心想这哪里还有平时发癫时候的孩子气?
他心里突然觉得更加踏实起来,刚才在拿出这份预算时一瞬间的犹豫和不确定在这一刻终于彻底被打消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更加自信一点,因为这是一个成年人十分重要的,经过反复推敲、深思熟虑的计划,而不是小孩子鸡血上头、一时兴起的冲动决定。
季笑珉下意识地抿起嘴唇,睫毛和眼珠都特别好看的眼睛随着他心境的起伏眨了又眨,再抬眼向高叙看过去的时候,正对上他从文件里拔出来的眼神。
“你认真的?”高叙对这件事显然十分慎重,虽然已经把文件攥在手里捏得很紧,但还是希望跟他明白地确认一遍。
季笑珉没有回答,而是从包里又掏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我不知道你的资金储备怎样,我只有这么多,刚好是这预算的一半,参个股应该足够吧?”
高叙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然后突然笑起来,舔着嘴角打趣道:“我是真没想到啊,你这人来了不算,居然还备着嫁妆!”
季笑珉全然不恼,脑袋一偏睨他一眼:“那怎么说,房本儿写我的名字吗?”
“那必须的!”车里顿时传出两个人的爆笑。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