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完结 Warm Hearts《煦风有意》欢乐撒花

        welcome to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2018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情人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那寥地出生在1874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刚刚好一百年一个世纪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是否终生都这样顽强地等

雨季会降临赤地

为何未及时地出生在1874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邂逅你看守你一起老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互不相识相处在同年代中
 
仍可 同生 共死





 

 LOFTER怀旧中

Warm hearts(煦风有意)[第八章]
某猴 发表于 2018-11-30 18:19:00

第八章

[自从厘清了心中对季笑珉的感情之后,我曾经无数次地设想过会以怎样的方式表白心迹,但我从没想过竟然是被他玩笑似的一句话给点破的。我当时的反应其实非常幼稚,就像个被人说中了心事的小学生一样,一心只想着要找回场子。当然,那种书里写过或者电视剧里演过的浪漫情怀和风花雪月的心思我也是有的,但都是在我鸡血上头地反手将他按回方柱上狠狠吻住之后——他的嘴唇柔软,但触感滚烫,那种感觉就像寒冷的冬天里突然喝到一口热气腾腾还微微有些烫口的摩卡,一瞬间就烫进心里很深的地方。]

高叙的脑子在四唇相接的一瞬间就蓦地清醒了过来,想明白了季笑珉的玩笑其实没什么,他现在的做法才是真正地暴露了心迹。但是亲都已经亲了,突然刹车把人推开肯定会搞得两人更加尴尬,倒不如就顺着那个找场子的思路走下去,完了也开个玩笑混过去也就罢了……
脑中顿时开始了一阵头脑风暴,高叙低垂的目光慢慢地找到了焦距,越过季笑珉紧贴着头皮剃得极短的鬓角落看清了他莫名通红的耳朵。他的心里刚有些什么意识渐渐清晰起来,嘴唇却被一种柔软而湿润的触感轻而薄地扫过,就像是……就像是季笑珉像他平时习惯地那样轻轻舔了一下嘴唇,却忘了将舌尖收回,而是有些犹豫又小心翼翼地蹭着高叙的唇珠停在了他的双唇之间。
高叙的呼吸随之有了一段停滞,目光蓦然拉近,定定地盯住眼前近到可以看清自己鼻梁的位置。季笑珉的目光果然也停在那里,从半睁的眼睛里从容地跟他相遇,看似像他的整个人一样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力气,却偏偏又攒着无穷的力量似的令他别不开眼睛。
高叙觉得自己的脑子又一次沸腾了,却不像之前那样含糊而混沌,反而是热烈和清醒地燃起了一份强烈的志在必得。他毫不迟疑地把季笑珉停留在他唇间的犹豫完整吞噬,想要他的气息也同样热烈地与他完全交融在一起,两人的心跳合拍,莫分彼此。
然后他觉得他感受到了季笑珉那边传来的热力,不仅仅是唇舌,还有他掌心抚触到的脸颊和额头——他蓦地松口,转而用嘴唇贴上季笑珉的额头,片刻之后嗓音暗哑地开口:“怎么回事?你发烧了!”
“唔?有吗?”季笑珉其实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有点累,但他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挺累的,所以并没太在意。
“绝对有。”高叙一边说一边又朝他脸上仔细看了一眼,只见他除了嘴唇和脸颊红得极不自然之外,脸色其实极其苍白,于是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他脸色随之一沉,赶紧拉他站起来:“你肯定是着凉了,卧槽,你刚才还喝了一个大杯的冰咖啡——走走走,赶紧的,去医院!”
季笑珉拗不过他,被他一说又觉得自己确实好像越来越不舒服,只得由着他把自己拉到医院。结果到医院一测体温,39.6,高叙的脸顿时比之前更黑了。季笑珉觉得很不适应,排队拿药的功夫试着打了个哈哈:“诶你明天那半天假给得还真是时候。”
高叙闻言十分想给他一个白眼,但一眼看见他满脸的苍白憔悴立马怂了,憋了半天才咕哝出一句:“那你就好好睡啊。”
季笑珉耸耸肩:“我也想睡啊,不过白天有点难吧,我家楼上有人装修,朝九晚九,雷打不动。”
“那去我那儿吧,我那儿还近。”高叙立即接口,说完见季笑珉拿完药挑眼看着自己,心里一阵莫名:“怎么了?”
“你那儿不是八天灵洞,闲杂人等,不得擅入么?”季笑珉眨眨眼睛,想起白森某天八卦时的说词。
高叙从他手里接过装药的袋子,一边说一边往外走:“你又不是闲杂人等。”

大概人都是会被心理作用摆布的,就拿生病来说,通常情况下如果意识上还没有接受这个设定的时候,即使身体再不舒服,多半也只是觉得不太舒服而已,即使硬撑也能多撑些时候。然而一旦意识上接受了自己生病的信号,潜意识里的自己好像就会先怂了,然后身体就也跟着越来越不堪负荷。
季笑珉的情况应该也差不多,因此当他的脑袋挨到枕头的时候,他心里虽然还在转着高叙的那句“你又不是闲杂人等”,但是身上自从有了明确数字之后就完全不能被忽略的高热体温和浑浑噩噩的脑子让他不得不在心里感慨一句自己也不过是个俗人。
“可是俗在哪里呢?”有个声音问。
他在模糊之间费尽心力地想要将之掰扯清楚,但总是不知从何说起,又或者似乎是说起了很多,却莫名其妙地突然就断了思路,或者不知道自己究竟说到了哪里。
他的思绪应该说是非常混沌的,但另一方面却又似乎非常清晰——他能非常清楚地感觉到高叙在他身边——在床边,或者中途走开了一会儿,又回来了,用手或是湿毛巾之类的东西盖在他的额头和眉眼之上,有的时候会漏一点光,有的时候却遮住了所有的光。
然后他的思绪就被高叙这两个字和他的身影占满了,一会儿是初见他时他从浴室里走出来时的一脸冷漠,一会儿是大洋彼岸的手机屏幕里神经病似地吵吵着“季老师起床”的欢脱,一会儿是一本正经地问他要不要来跟他一起做车行,一会儿是接他回家、给他做饭,领着他去看病,沉着脸跟他说“你又不是闲杂人等”。这其中还会掺杂一些特别清晰的画面,像是东郊小巷的路灯下沾着血污的指节,或是他放大在眼前的双眼和从自己唇线上轻轻蹭过的唇珠。接着一种声音就从黑暗里冒出来突然充斥在那些所有的交错的画面之间,像是……心跳的声音——他的心跳,或是高叙的心跳,又或者是他们两人近在咫尺的心跳合拍。
突然,像是被那些强烈的心跳声打扰了沉睡,季笑珉蓦地睁开眼睛,入眼是一片黑白胶片似的昏暗。他习惯性地朝着一个方向侧头,却并没有看到通向阳台的落地窗,这才模糊想起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家,而是高叙的家。
目光随之朝着略有光源的方向移动,他很快发现自己背对着的墙面正中就有一扇窗。窗上的窗帘半掩着,正好泄了一束浅白泛灰的光线进来,不知源自哪里,但薄薄地铺散进整个房间,只是色彩就令人觉得静谧。
然而他耳边却有声响——均匀的,他有些熟悉的呼吸声,不远不近,来自身边的半张床。它也曾响在自己家里的半张床上,是他和高叙谈心到深夜的终曲。
季笑珉眨眨眼睛,目光朝向声音的来源,渐渐在灰白的光线中分辨出高叙的发线眉眼、鼻梁和唇线。他本来觉得自己的脑子很乱,但随着视线清晰,他却像是突然清醒起来似的,一点一点地把梦境里混乱地思绪梳理清晰,最后终结在那个因为他发烧而几乎被忽略掉的吻。
而当高叙因为他的气息变化或是别的什么原因而突然睁开眼睛,用明显尚未清醒的慵懒嗓音问他:“你醒啦?好点了吗?”并且抬手再次用掌心抚上他的额头时,那个混沌之间的“俗在哪里”的问题也似乎随之有了答案——他突然抬手勾过高叙的脑袋,而后循着印象中的角度再次将自己的嘴唇熨帖上他的,舌尖微吐,点吮上他的唇珠。

高叙觉得自己沉醉进了一个梦,梦里他陷在一片热带雨林。他周身都被一团高热和潮湿的空气所包裹,呼吸吞吐间气息浓重,指掌所触每一寸都是湿润黏腻。
他本来有些迟疑,犹豫着想要离开,但那些轻拂在他唇边的花瓣挽留住了他,献祭似的任他吞噬,吸吮花蕊深处的甘甜。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些细小的藤蔓,试探着钻入他的发丛,跟他的发根纠缠,或是在他的皮肤上漫无目的地游走,偶尔在胸膛或是腰间流连。
那个过程是很有些缱绻意味的,那些水汽氤氲与花枝旖旎在迷蒙不清的黑暗中蕴含着一种隐而不发的力量,像是能从灵魂深处召唤出他的野性,你来我往地与他以最纯粹的方式交流。
那是最直接的触碰,摒弃一切言语修饰,目光尽头即是所有。
而当他的腰身也被藤枝缠绕,高热和潮湿的触感自他的两肋边蔓延开来,他渐渐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有某种情感想要迫不及待地倾泻而出,随着他力量和情绪的勃发堆积到顶点,又沉沦至深渊。

很久。
又或者仅仅是一念之间。
一束光朦胧出现,将混沌中的一切勾勒成形。
首先清晰的是一双眉,纠结着一缕未散情潮,眉心微蹙。
继而是一双眼,仿佛银星碎入深潭,半阖眼睑,睫毛轻颤。
再之后一切都清晰起来,季笑珉鼻尖圆润,颧骨瘦削,嘴唇的轮廓有如爱神之弓,在与高叙视线相接的瞬间蓦然弯出一个慵懒的弧度,怦然直击心底,融化出蜜糖一样的甜味。
高叙只觉得整颗心都被填满,盯着他怔了一会儿之后忍不住探头过去在他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
“干嘛?”季笑珉也是刚醒,意识还有点懵,被亲了就稍稍偏头看向他,不明所以。
高叙没有回答,只是嘿嘿笑了一声,而后心满意足地翻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重新躺下的时候又往季笑珉身边靠了靠,顿了一下又想起什么,转身换了个姿势把他抱住,伸手去摸他的额头。
“好啦,夜里就退烧啦~”季笑珉还有点困,于是含糊说了一句,身体却由他抱着,懒得动弹;半晌之后隐约听见高叙咕哝了一句“我还以为是做梦”才费劲地转过身面对他,微眯着眼睛抬手在他乱茸茸的发顶上撸了一把,道:“你是不是傻?”

[很多年之前王泽送过我一本书,里面夹着书签的一页里写道:“当你爱上一个人,就会不由自主地在心里把他当做小孩儿看待。你会下意识地操心他所有的事情,他的现在他的将来,他的开心他的不开心,甚至他早已力所能及的生活琐事。”我当时并没有太在意,只是看过就忘了,但是那天我躺在高叙怀里,一边薅着他脑袋上的短发一边吐槽他“是不是傻”的时候,心里却莫名地想起了这段话。
本来我也只是一笑了之,毕竟以高叙跟我的年龄差,我也时常会感叹他就是个小孩儿。然而下午去了车行,在高叙第三次趁着干活儿的空档跑过来确定我并没有再发烧之后,我才突然惊觉高叙对我又何尝不是这种心态?之后我花了一些时间去印证自己的发现,一方面是在之后的日子里观察他的举动,一方面是回忆。观察的结果不出预料,但是回忆却多少让我有些吃惊。因为在我的记忆当中,高叙对我……似乎从一开始就有这样的倾向。
——季笑珉]

十二月二十二日,冬至,改装车终于交车。众人在午餐聚会后拿着高叙发的红包欢呼着开始了为期十天的补休长假。近几天持续降温,季笑珉每天裹着羽绒衣,几乎把自己穿成了一颗球,但是一年半没有感受过如此的魔法攻击,每当静下来不动的时候,他还是会觉得冷。
高叙对此心知肚明,因此一上车就把空调开到最大,紧接着的动作就是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扔上后排座位,一如平常。
季笑珉在这期间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像往常一样窝在副驾驶座上那个舒服的位置里,一手支着下巴,安静地看。
他的目光先是停在车前的多媒体屏幕上,等高叙调好温度,又转过去看他的脸——高叙就在这时转过脸来,目光从容与他相对,脸上的表情却有点纠结:“你到底在看什么啊?”
“看你啊。”季笑珉被他的表情逗得有点想笑,不自觉就弯起了嘴角。
高叙一见他笑,紧跟着也笑起来,但很快又换回了纠结的表情,有些为难地抬手挠了挠脑袋,问:“你这样盯着我好多天了,到底怎么了啊?”
季笑珉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又继续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带着几分犹豫似地,十分缓慢地开口:“我在想……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
高叙之前一直在等他回答,但他知道季笑珉的性格,如果不想说,可能静一静过一会儿就带过去了,因此也没有强求的意思。他正在想反正来日方长,总有机会问明白的,却突然听见季笑珉的答案,两只眼睛瞬间瞪得像铜铃,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终于定格在一个喜笑颜开:“什么时候?”
谁知这回却是真的久久等不来答案,高叙先是有点坐立不安,后来觉得季笑珉是真的打定了主意不说,只好先发动车子上路。季笑珉这时早已没在看他,目光穿过玻璃窗看着外面马路两侧早已掉光了叶子的法桐。
冬日里少见的阳光从光秃秃的树顶上毫无遮掩地洒落,虽然有些刺眼,但季笑珉却明白那并不能带来多少温度。然而车里的温度刚好。空调的暖风从通风口徐徐吹在他的鬓角,倒让那冬日里冷淡的阳光也显得和煦起来。
身边的高叙像是很有些不甘心,终于在一个路口用他能听得清楚的音量咕哝了一句:“那我也不告诉你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
他的语调很软,那熟悉的孩子气的口吻让季笑珉只用听的就能想象得出他嘴上的唇珠现在该是有多明显。
季笑珉突然觉得那些和煦的暖风像是能一直吹进他心里似的,唇角随之一弯,露出一抹浅笑。他并没有再转头看向高叙,只是微微眯起眼,迎着阳光和空调风抬起头靠进椅背,懒洋洋道:“我知道。”

[完]

2018年11月24日
南京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